《Winning the Loser’s Game》時間是投資的槓桿

時間,是投資最好的槓桿

Time is Archimedes’s lever in investing.

《Winning the Loser’s Game》第八章談「時間」要素在投資中的好處,時間是投資中「阿基米德的槓桿」,Charles D. Ellis認為投資策略中,把資產分散到不同的資產上,例如固定收益、股票等等是投資非常重要的一環。

Continue reading

《夠了》筆記(2)約翰‧柏格的五個夢想

關於本書

《夠了,回到理財初衷跳出金錢困局》的作者是約翰‧柏格(John Bogle),柏格是美國共同基金公司先鋒集團(或稱領航投資,The Vanguard Group)創辦者,也是世界上第一檔指數型基金 ──Vanguard 500 Index Fund的發行人。

《夠了》書名來自於作家寇特‧馮內果(Kurt Vonnegut)對說約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說富翁一天賺取的財富遠多於他的版稅,但海勒只回了:

這話沒錯,但我擁有他永遠無法擁有的東西─夠了(Enough)。

約翰‧柏格有五個關於基金產業的夢想,希望基金業能多一點服務客戶的想法,少一點銷售、剝削的貪婪。

Continue reading

長期投資的心態

如何面對變化萬千的市場長期投資?

把多數的東西都當作是過眼雲煙就好了。

班傑明‧葛拉漢(Benjamin Graham)在告誡投資人該如何面對變化萬千的市場:

把一切都當作過往雲煙,不要在意「價格」的起起伏伏,請盡量忘記、忽略市場上短期價格的變動。

大師說的是這樣,但是很多人根本做不到,包括我自己。

多頭市場中,不要沉迷在一片歡樂的市場氣氛中,讓自己感染了一般大眾狂熱的心情、過度的自信、以及對於獲利的貪婪。

約翰‧柏格(John Bogle)說,班傑明‧葛拉漢其實可以更進一步,告誡大家該如何面對空頭的市場。

空頭市場中,不要輕易陷入空頭市場的憂傷氣氛當中,在這種時候,大家都非常悲觀、對未來缺乏信心、並充滿恐懼。

多頭市場中,股市上漲時,大家都覺得自己變富有了;

空頭市場中,股市一下跌,大家就覺得自己變窮了。

但事實上,構成整個市場的公司,其基本價值之總和根本沒有變化。

如果我們在這悲觀的時候減少持股,不懂得辨別真正的價值,將錯失很多東西,喪失很多機會。

如果我們不能夠忘掉市場的狂熱與恐懼,忽略波動起伏的市場,那麼就不應該把很大一部分的資產投入到金融市場當中。

如果資產的起伏超過自己所能承受的程度,就必須減少參與市場的部位,立刻減低到自己能夠睡得安穩的比例。

認清自己,千萬不要誤判自己的承受能力。

如果想要獲得成功,一部分得靠我們的個性、運氣以及勇氣,另一部分是靠面臨上述情況時,我們的正確反應。

正確的反應該是:

當在市場狂熱、高峰時,能平心靜氣、氣定神閒的面對資產的增值,並未雨綢繆。

當市場陷入無比的絕望當中時,能承受資產跌落谷底時的痛苦,辨認資產與企業中內涵的價值,勇於買進。

許多人,常常關注在價格的變化,過於在意這些資訊,我想可能都是多餘的舉動。

什麼是過度在意?

上班的時候把報價資訊放在桌邊,時時刻刻看著數字跳動,每天晚上看一下損益,我認為這是過度在意的徵兆。

先試著每個周看一次,再變成每個月看一次,試試看,你會發現時間會多出很多。

提醒自己,能否買進更多的資產?

用現金購買資產,透過資產參與市場,讓市場為自己工作。

提醒自己,被動投資者怎麼獲得超額報酬?

就是在市場一片絕望之際,勇於再平衡,繼續再投入,勇於買進遭賤價賣出的資產。

面對變化萬千的市場,不要預測未來的走勢,努力提升生產力,只要經濟持續進步,自然能享受資本主義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