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ps!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enable your Javascript!

《夠了》心得筆記(1)你的費用,他的薪水

關於本書

《夠了,回到理財初衷跳出金錢困局》的作者是約翰‧柏格(John Bogle),柏格是美國共同基金公司先鋒集團(或稱領航投資,The Vanguard Group)創辦者,也是世界上第一檔指數型基金 ──Vanguard 500 Index Fund的發行人。

《夠了》書名來自於作家寇特‧馮內果(Kurt Vonnegut)對說約瑟夫‧海勒(Joseph Heller)說富翁一天賺取的財富遠多於他的版稅,但海勒只回了:

這話沒錯,但我擁有他永遠無法擁有的東西─夠了(Enough)。

用合理方法賺取金融市場中的合理報酬

我們要合理獲得合理報酬的唯一方法就是降低費用,極致降低金融體系中任何中介者從我們身上榨取的費用,手續費、總開銷費用等等,只要不是本金以外需要付錢的都要極度降低,要這樣投資股市,就是利用指數型基金。

如果沒有指數型基金,就利用低成本、廣泛分散投資的ETF,但不是利用高成本、槓桿、集中特定產業的ETF。

金融界真正、能夠長存的價值就是服務客戶,而不是榨取客戶,這是不管我們身處哪個產業、行業都需要擁護的價值觀。

這個價值觀是永遠把服務客戶當作首要任務。

如果漠視這個傳統價值觀,拼命、死命地搾取客戶身上的資產,是玩火自焚,早晚會自取滅亡。

你的費用,他的薪水

《紐約時報》報導2007年避險基金經理人約翰‧鮑爾森(John Paulson)靠著做空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替顧客賺進200億美元,而他則賺進37億美元的報酬。

這報酬,著實令人羨慕。

這報酬,卻是看似成功下的不對稱(asymmetry)結果。

因為約翰‧鮑爾森(John Paulson)不管輸或贏都能賺進大把鈔票,他的薪水不是來自於他的獲利,而是來自他收取的費用。

讓我們翻轉一下情況,同樣的例子,避險基金經理人約翰‧鮑爾森(John Paulson)靠著做多不動產抵押貸款證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讓顧客虧損200億美元,而他,仍然賺進37億美元的報酬。

從事投機的經理人在賭贏時賺進大把鈔票,但賭輸時卻不用付出什麼代價,經理人只是撈早大筆費用,不管客戶輸或贏,他們都是永遠的勝利者。

如果從事投機行為,每次事件中,金融界一次又一次贏了,而可憐的投資人一次一次地又輸了。

你所付出的,就是他們喜愛的、瘋狂追逐的,你無感、無所謂的費用,就是他們最愛的薪水,是既得利益者不想、不願讓你知道的事實。

成本,讓你賺不了那麼多

統計過去五十年,股票平均名目報酬是11%,讓1000元的股票成長184.6倍,變成18萬4600元。

別開心了,因為不同的成本,我們拿不到那麼多。

對散戶來說,投資股票是得花錢的。

花什麼錢,花在申購手續費、管理費、贖回手續費、顧問費、廣告費、律師費等等,這些加起來粗估有2%,而這不起眼的2%,會讓淨報酬降為9%。

直覺來想,9%應該還不賴吧?

但短少的這2%,會讓184.6倍降為74.4倍,1000元的股票在現在只剩7萬4400元。

投資人最愛的複利法則,讓報酬變成複利報酬,在成本的角度變成複利成本(compounding cost),讓我們應該能賺的錢憑空消失了,進了別人的口袋。

美其名投資的投機太多,該堅持的是真正的投資

投資,就是長期持有企業。

企業可以創造社會價值,也可以替投資人帶來財富,企業藉著經爭,不斷提高生產力、提高服務品質,提供消費者需要的東西,與其他企業相互較量,企業在這個過程正是在提高自己的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價值越高,股利不斷累積、盈餘不斷成長。

投機,是在短期買賣幾張叫做股票的紙。

投資能賺錢在於長期來講,股票的最大報酬正等於企業正段期間內的所有盈餘,投機客因為沒有長期持有,因此賺不到這些報酬。

巴菲特說:

我們偏愛的持股期限是永遠。

投資與投機之間永遠是一線之隔,尤其是當所有市場的參與者都沈浸在歡愉的氣氛當中時更是如此。

再也沒有比大筆不勞而獲的金錢更讓人失去理性,在經曆過這類經驗之後,再正常的人也會像參加舞會的灰姑娘一樣被沖昏了頭,他們明知在舞會中多待一會——也就是繼續將大筆的資金投入到投機的活動之上。

南瓜馬車與老鼠駕駛現出原形的幾率就越高,但他們還是舍不得錯過這場盛大舞會的任何一分鍾,所有人都打算繼續呆到最後一刻才離開,但問題是這場舞會中的時鍾根本就沒有指針!

投機,是一場投資人必輸的遊戲。捫心自問,我們是在做投資?還是做投機?

簡單的選擇,是通往財富自由的快速捷徑

避開複雜的投資策略,選擇簡單的投資策略,柏格說:

對我來說,簡單是投資成功的關鍵

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複雜,越來越追求奇怪的東西,成本越來越高,但也是因為簡單的投資方式,讓約翰‧柏格(John Bogle)、指數化的投資人變成無趣又不受歡迎的一派。

長期持有全市場,沒有華麗、看似高深的選股邏輯、選股系統,沒有依據技術分析進出的SOP,有的只是簡單的股債資產配置,即便如此,這些清楚明瞭成本、風險原則的投資人,應該像柏格一樣的心態:

我的心情很平靜,我的良心也很安穩。

這個追求最低成本的基金界死角挺不錯的!

長期持有有何不對?哪裡造成市場波動更劇烈了?哪裡會造成市場崩盤?

造成市場過度反應的是那些畏懼、害怕自身利益遭侵蝕的既得利益者,他們躲在暗處,放冷箭,惡意造謠,建築自己的「護城河」,奴役不知道簡單投資原則的投資人們,他們收取的太多,提供的太少。

替追蹤指數的指數型基金背書的,是當代投資之神、投資專家巴菲特

替追蹤指數的指數型基金背書的,是當今學識最淵博、最受人敬重的學者。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夏普(William Sharpre)(參考:投資的加減乘除一二三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薩謬爾遜(Paul Samuelson)

這些倡導者,一再一再的重述握有指數基金的投資組合就和由專業分析師管理的組合一樣好,散戶買指數型基金就對了。

在金融創新下,有的創新提高的投資人的成本,繼續剝削客戶。

但也有的創新,造福了許多投資人,例如ETF,不是那些荒謬的ETF─癌症ETF、幾倍槓桿ETF,一倍兩倍三倍造福投資人的、該贊成的ETF是廣泛分散、低成本、長期持有、一般市場指數的ETF。

美國超過800檔ETF,只有不到50檔符合在美國或是全球市場進行最廣泛分散投資的基本要求?該反對的是過於頻繁轉手、在券商轉手中抽取過多的傭金、荒謬的ETF,那些荒謬的ETF怎麼不來個百倍、千倍ETF?

要用ETF來投資,這是穩健的策略。

別用ETF來投機,這是包賠的策略。

如果不知道怎麼選擇?柏格分享14世紀哲學家兼修士「奧坎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提出的「奧坎剃刀原則」(Occam’s razor):

假如一個問題有很多種解決方法,選最簡單的那個。

柏格一生的成就,不是因為他很聰明或是善於解決複雜問題,而是在於秉持著基本的原則─品格為先。

你所擁有的東西來去無常,你是什麼樣的人,也就是你的人品,卻會永遠跟著你。(參考

公司的品格決定一切,對此我深信不疑。(參考

共同基金的首要責任,就是必須自始自終、無時無刻以股東為第一優先。(參考

Vanguard的戰略很簡單,就是追求客戶利益的最大化,因為只有當客戶從中獲得其應有的對大利益,才是對客戶最好的選擇。(參考

投資人一生的成就,不用解決複雜的投資問題,只要理解基本的投資原則,用好的商品搭上經濟體成長的曲線,就能獲得完整、足夠的長期報酬。

延伸閱讀

夠了

你的費用,他的薪水

約翰‧柏格的五個夢想

最重要的事往往無法計算

超級多的財富,是福,還是禍?

一本書學識投資

別再找針了,買下代表市場的整堆乾草吧!

專注在會永久持續的東西

指數化投資的精隨

2 thoughts on “《夠了》心得筆記(1)你的費用,他的薪水

  1. Would you please elaborate the Reits and how to invest it,thanks.
    Sorry,I can’t write in Chinese But I do read Chinese

有什麼想說的呢?

向上滑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