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當運用不同資產尋求保障

投資的過程中存有兩大風險

投資的過程中存有兩大風險:

  1. 無法逃避的通貨膨脹風險。
  2. 本金和收益的風險。

為了說明通貨膨脹風險的概念,John Bogle在《柏格談共同基金》一書統計1872年-1992年各個金融資產的名目報酬率,然後搭配通貨膨脹去估計,計算出實質報酬率。

可以看出通貨膨脹對每種資產都有作用,沒有一種資產能夠逃得過其影響。

金融市場報酬率比較
(1871/12/31~1992/12/31)
年度報酬率 最初1美元終值
普通股
標準普爾500
8.80% 27710
債券
(20年期美國公債)
4.60% 240
現金
(90天期國庫券)
4.20% 140

過去一百年來,平均年度通膨是2.3%,但1872年-1925年則是1.2%,為了把通貨膨脹高低階段做區分,因此進而把統計時間分成兩段:

金融市場報酬率比較
(1871/12/31~1992/12/31)
名目報酬率 通貨膨脹率 實質
1872-1925
普通股
標準普爾500
7.00% 1.20% 5.80%
債券
(20年期美國公債)
4.40% 1.20% 3.20%
現金
(90天期國庫券)
4.70% 1.20% 3.50%
1926-1992
普通股
標準普爾500
10.30% 3.10% 7.20%
債券
(20年期美國公債)
4.80% 3.10% 1.70%
現金
(90天期國庫券)
3.70% 3.10% 0.60%

普通股在每個時期都產生大致的實質報酬,能夠在通膨下持續成長,實質成長率約5.8%、7.2%。

但美國政府長期公債、短期國庫券則不像股票一樣能更保有增值的效果,兩者在1925年後完全不是股票的對手,債券在兩個時期分別落後股票2.6%以及5.5%。

通貨膨脹對實質購買力的影響

考量通貨膨脹的購買力
(1871/12/31~1992/12/31)
期初投資1萬 名目 實質
普通股
標準普爾500
7,273,800 918,900
債券
(20年期美國公債)
237,100 30,000
現金
(90天期國庫券)
114,000 14,400

如果只看名目報酬,投資人很容易會覺得自己很富有,但考量通貨膨漲後,投資最後的實質金額便會讓人馬上了解到現實有多麼殘酷。

一般認為,股票比債券更能對抗通膨的原因是因為企業價值、盈餘、股利能隨著物價水準同時上升,但不管是如何,即使拉長來看,股票總報酬率與通貨膨脹率的相關性很小。

會有股票能夠抵抗通貨膨脹這種認知,主是因為股票長期名目報酬率超過公債,然而在在一些統計年度裡面,公債與國庫券的長期名目報酬率超過股票,因此也具有能夠對抗通貨膨脹的效果。

根據上述的結論,我們應該適當運用不同資產尋求保障,對抗通貨膨脹。

考慮能夠容忍風險的程度和名目報酬後,決定哪一種組合的金融資產最可能對抗通貨膨脹,把我們的投資放在主要資產類別中,做最適合自己的適當配置。

有什麼想說的呢?